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太湖县西北乡革命的摇篮
   发布时间:2018-12-13    阅读量:1118

太湖岳西两县交界处有一个近百户人家聚居的集镇—— —羊河村,村对面右看乌云朝羊角,左看红岩对司空(四处均山名)”;背靠塔状的银石尖,上首何家寨,下首袁家寨;玉带般的长河成半月形擦街南下注入长江;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穿街心北上直抵店前河。此处扼太岳边境之咽喉,是连接花亭湖风景名胜区与禅宗胜地司空山之纽带,不仅险峰奇特,风光宜人,而且人才荟萃,英雄辈出。元代状元黄信一的墓地就在村北半里许。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0年,出生在这里的张笠、张维、张友梅()、张友明()一家兄妹四人与张剑飞、石明元(即石磊)、张擎等热血青年,在党的领导下,轰轰烈烈地进行的抗日救亡爱国运动,更是遐迩闻名、功不可没。现在这一代人多数辞世,为了使后人牢记这段珍贵的革命史实,笔者就自己的所见所闻,并参考有关资料,整理出梗概,以示后人。

 一九三七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发生了,日军疯狂入侵,国民党军节节败退,大片国土沦陷,广大同胞流离失所,中华民族存亡难卜。在此国难当头之际,张笠(奕襄)时在复旦大学经济系读书,为了抗日救亡,毅然放弃学业,完全投身火热的革命洪流。此前,他就读宣城四中、六邑联中、复旦大学时,在地下党人江涛、李楣等同志培养指引下,参加了学校和地方许多进步活动,早已投身实际革命斗争。这年八月十日,张笠会同太湖籍同学一起离开上海,回到太湖县城。张维(奕浑)也从安庆六邑联中退学回县。他们向县府强烈要求成立抗日救亡宣传队,唤醒同胞起来一致抗日。经过一番斗争,伪县长张威霞被迫同意他们成立三个抗日宣传队,张笠任其中一个队长。宣传队深入山区,宣传中共的抗日主张,宣传红军长征的辉煌业绩。反动当局对这伙热血青年的爱国革命活动恨得要死怕得要命,宣传队只活动了一个月,就被无理取消了。

张笠他们无比义愤,又组织一批优秀青年,回到故乡羊角河去开展工作。一九三七年秋,在板桥冲对面张氏宗祠办起了抗日救亡短期小学。张笠兼校长,教职员工有张维、张友明()、张友梅()、石明之(石磊)、张太洪、张玉琪(张剑飞)、辛雪堂、辛洁堂、程林生、黄灿、李威等二十余人。后第四区调委会和十四工作团办公点也迁到这里,成为地下党和革命青年活动的集中点。他们公开身份是校长教师,实际是从事革命活动。学校按照陶行知先生的工学团的样式办学,平时一部分人在校内照常授课,一部分人则外出搞宣传发动—— — 散发传单,张贴漫画、标语、口号,如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强盗打倒汪精卫卖国贼及其汉奸走狗!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反对内战,一致抗日!军民合作,抗战到底!等等。校内建立了抗日救国儿童团,团长徐绍銮。老师带领儿童团常常下乡宣传、呼口号,唱抗日歌曲,如《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到敌人后方去》、《三江好》、《剪发歌》等等,募捐钱粮支援前线。张维、石明之写剧本,自编自演如《佣妇泪》、《放下你的鞭子》、《理发匠用剃刀乘机割断日兵咽喉》。在校内和集会场地出墙刊、黑板报,揭露日本鬼子如何残忍、汉奸投敌卖国的丑恶嘴脸,鼓励人人得而诛之等等。发动广大妇女剪发放足,进识字班,学习文化,懂得自身解放的道理。妇女们爱国热情高涨,纷纷动员、支持亲人参加革命。烈士徐绍銮的妻子章纯英,虽年轻失夫,却终身不改嫁,代烈士侍候双亲,最后老死徐家,遐迩传为佳话。与此同时,在学校周围几十里的群众中,建立农民抗敌协会妇女抗敌协会,唤醒他们自觉捐献钱粮支援前线,发动并组织群众斗争不法土豪劣绅。笔者的父母都参加了,还领了徽章,三角形的,后怕国民党搜查,藏掉了。

一九三八年秋,大土豪劣绅胡伯勋与花山聂亚豪,挺抗前线急需的的军粮军款不交,张笠派人把他们抓到区里关押了数天,并在南阳河狠狠进行了批斗,直到缴完军用粮款才放。动委会与工作团还抓建立革命武装。一次,国民党一个保安团溃逃到山里,一夜之间,发生哗变,打死了头子,把********扔在羊角河沿河一带村庄里。动委会与工作团抢先乡保长一步,用钱从群众手里收买了几十条长短****和****,建立了一个数十人的抗日自卫武装,并在羊角保(即今羊河村)范围内对青年农民开展军训,张维具体负责组织领导,张笠常去讲政治与时事形势课,鄂豫皖特委孙毅、徐定国同志也常来抗小指导工作。其宗旨是建立一支像红军那样的队伍,以抗击日寇的进犯,对付国民党反动派和土豪劣绅对抗日革命的破坏,其势如星星之火,随时可以燎原。遗憾的是一九三八年秋,当时豫鄂皖边区领导只着重抓统战,忽略了武装斗争,对他们辛辛苦苦地搞起来的一点革命武装,未引起足够重视,把骨干全部调离了,张维、石磊分别调任新成立的第十四工作团正副团长。这支革命武装落到并败在坏份子陈家墩陈其昌手里,这是后话。

一九三八年五月,鄂豫皖边区派孙毅同志来太湖成立县动委会,孙为负责人,同时成立一个特支委,孙任书记。孙很快找到张笠他们一伙热血青年,决定张笠去第四区担任区动委会指导员。六月,县委随即派组织委徐国定同志到第四区接受张笠、石明之、刘恒三人入党。八月,在县城特支委会上,孙宣布张笠为特委成员。不久,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区动委会由弥陀迁到羊角河骑龙庵(白天呆在抗小,晚上开会)。在这里,党组织又吸收了张维、张擎等青年入党。这年秋天,又发展了一大批优秀青年参加十四工作团,如张剑飞、张友明()、辛艰等,随即吸收入党。张笠一家兄弟姐妹出来了四人—— 张笠、张维、张友明、张友梅,(实际有七人,其中张明、张奕含从家乡随工作团撤至无为县时,因重病跟不上队伍折回,张友萱时已定婚未走,后张明当小学校教师,均已去世)。这一年的革命工作在全区全县都有很大发展,张笠后来在回忆录中说:可以说一九三八年是太湖县抗日救亡革命活动的黄金年份。

1939 1940年间,是革命的转折点,一直在大别山区坚持游击战争的红二十八军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由高敬亭司令率部向东挺进,开赴宣城一带抗日前线。大别山区又被国民党广西军所控制。汪精卫公开投敌,蒋介石制定了一整套溶共、防共、****的反动政策,皖西形势严重恶化。其时,中共太湖县委领导觉得统战工作搞得不错,想在白区抓政权,先想设法当上太湖县长,没当上。结果搞到三个区长的职位。张笠任第四区区长,到任不到三个月,就撤换了第四区十个乡长中的九个,安排上工作团的人,还关过一些挺交抗日粮款的土豪劣绅如胡伯勋等,引起了当局的怀疑。尤其是坏份子陈其昌,不服从指挥,不把藏在骑龙庵的********运送到桐城江北游击纵队,而是运往潜山,自拉山头当大王,被国民党军抓获,押送太湖县城。反动政府一审讯,陈其昌就一一供认不讳。当局传张笠同陈对质,由当时驻太湖的广西军副军长欧寿年接审此案。张笠当场矢口否认,因公务忙,不理外事,长时间未见过陈其昌,陈所说纯系捏造……张笠平时利用伪县长张威霞同广西军的矛盾,表面上与欧寿年关系处得不错,深得欧的宠,欧根本不知张笠是地下党人,认为陈其昌为了活命乱扯,嫁祸于人,一怒之下,把陈当场枪决了。张笠快马加鞭奔回弥陀。伪安庆专员兼太湖县长张威霞,获悉张笠无事返回,随即带****队20 人欲抓回再审,一直追到弥陀。有人报知专员已在署外,张笠坐着不动。张威霞徒步走进办公室,见张笠正喝茶,欲待发作,但见署外有六七十区警集合操练,惧怕张笠暗有安排,不敢妄动,强忍怒气,轻声轻气询问一些情况,傍晚赶回县城,晚上即电令张笠现接省府紧急通令,明晨动身赶到县府参会……”张笠深知情势险急,向身边职员做了简单交待,连夜回到老家板桥冲。天未亮,就经湖北英山投奔新四军去了。此前,一九三九年冬,国民党南京政府发觉安徽省主席廖磊有共党嫌疑,调李品仙接替。李积极剿共,四0年三月,李召集安徽24 个抗日工作团到立煌开会。十四工作团走到岳西来榜,获悉先期到达的工作团有许多人被活埋了。他们立即机警地绕道潜山转向无为投奔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张笠经历许多艰难险阻,随后也到了这里。从此他们告别了乡亲,离开了羊角河这块根据地,奔赴抗日前线,踏上了新的革命征途。

羊角河抗日救亡短期小学从一九三七年秋创办到一九三九年夏结束。党培育了年仅二十岁就为革命牺牲的徐绍銮烈士;吸收了一大批优秀青年加入革命队伍,他们中大部份成为革命中坚力量。解放后象张笠、张维、张友明、张友梅、石磊、张剑飞、张泰洪等都成为党的中、高层领导干部。革命烈火燃烧于大别山腹地,革命种子遍地开花结果,其业绩将与山河同在。一九八三年,中共太湖县委邀请革命老干部回乡观光,座谈会上,时任江西上饶市委书记的石明之(石磊)同志,回顾抗战期间,在羊角河抗日救亡短期小学这一段难忘的历史时,无比感慨地说:抗日时期的羊角河抗日救亡短期小学,乃太湖西北乡革命的摇篮!(作者:张冶  张奕澈)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太湖县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安徽省太湖县熙湖路2号      电话:0556-4162258       传真:0556-4185622       电子信箱:taihuzhengxie-2258@163.com
网站备案:皖icp备11023147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