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关键时刻
   发布时间:2023-01-17    作者:李达    阅读量:6264

1947年七、八、九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当时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奉命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一、二、三、六纵队担任战略突击队的任务,实施中央突破。

当时敌人虽然在装备和兵数上仍处于优势,在两翼仍保持着攻势,但党中央、毛主席审时度势、洞察敌军的有生力量已经受到很大打击,敌人战线的中央已经转入防御,蒋军必败我军必胜的局面已经形成,新的大革命高潮已经临近,我军转入战略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便毅然决然转入战略进攻。这一决策,对扭转整个战局有决定的意义。在这样的形势下转入战略进攻,而进攻的样式又是千里跃进,釜底抽薪,因而,担任战略突击队的部队,就不免碰到很多险关。

鲁西南战役旗开得胜,但在捷报声中埋伏着危机。譬如:羊山战斗迁延,蒋介石认为刘伯承部攻不下羊山,则鲁西南会战共军即系失败,蒋介石又继续从各地抽兵向我围攻,敌人阴谋水淹我军。真是一波三折。

这时刘邓首长的决心是:公开揭露蒋介石决堤的罪恶阴谋,呼吁各界人士起来制止,集中全部兵力,迅速攻歼羊山敌人,不在鲁西南恋战,提早跃进大别山。于是三折之波平伏下去了。在进军途中,刘邓指挥部进到汝河北岸时,遇到前有阻师后有追兵的险情。这是战略进军中遇到的最大难关。刘邓下决心在当面敌人中间杀出一条血路,冲过去,于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了!”

过了汝河一关,又是淮河一关。

刘邓指挥部在河边的小屋子里开紧急会议,最后邓小平说:伯承和际春先渡过河去指挥部队展开,李达组织渡河,我来对付后面的追兵!刘司令员当即定下决心说:政治委员说了就是决定,立刻行动!在掌握了水情之后,部队终于全部渡过了淮河,胜利地进入大别山。于是,许多关于天意民心的神话传开了。

1947年8月底,我军一渡过淮河进入大别山,刘邓首长立刻就宣布:“我军已胜利地完成渡过淮河、进入大别山的任务,敌人的追截计划完全失败”,“党中央说我们的行动是英勇的行动”,“今后的任务是全心全意地,义无反顾地创建巩固的大别山根据地,并与友临兵团配合,全部控制可能点”,并指出“实现此次历史任务,要经过一个艰难困苦的过程。没有半年以上时间,如不大量歼灭敌人,充分发动群众,要想站住脚跟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应切戒骄躁,兢兢业业,上下一心,达成每一个具体任务”,“在半年内,还有困难须要上下一心去克服”,“只要我们有思想准备,几个回合后,一定能站住脚,能建设成巩固的根据地”。

1947年9月至1948年3月,我们经过7个月的艰苦斗争,粉碎了敌人的追击,实施了战略展开,粉碎了敌人的重点围攻,歼灭了大量的敌人,终于在大别山站住了脚,重建了这个革命根据地。1947年底,刘伯承同志在一次讲话中,总结了4个月来重建大别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并把它划分为3个回合,1947年4月他又把7个月的斗争作了总结,着重讲到大别山斗争和全局的关系,并把这一阶段概括为4个回合的斗争。

第一回合是敌人追击,我们战略展开。展开的基本内容,就是刘伯承司令员说说的,“开动歼灭敌人,发动群众这两个车轮”。渡淮以后,按刘邓首长指示,以三纵展开于安徽西部,以六纵的2个旅展开于湖北的东南部,趁虚迅速抢占中心地区数十县,以一纵四个旅及中原独立旅,二纵的三个旅及六纵的1个旅共9个旅的兵力,在大别山北部掩护战略展开,同时每纵队分遣一个团作地方部队,就地展开。在我实施展开时,蒋介石为阻挠我军在大别山立足生根,慌以23个旅的兵力跟过淮河,尾我直追,企图趁我立足未稳,同我争夺大别山这一战略要地。我们以大别山北部的部队并抽调在皖西的三纵主力,同敌人打了三仗,这就是9月上旬在河风集地区,打了战斗力较弱而又孤立的敌滇军1个师,中旬在钟铺地区歼敌1个团,下旬又在光山附近打击了东援之敌一个师。经过这三仗,把大别山敌人的全部机动部队调来或抑留在大别山北部,掩护了我军在大别山南部鄂东和皖西迅速展开。这一回合,把敌人的追击止住了,我们实行战略展开。担负掩护的部队胜利地完成了任务,被掩护的部队完成了展开的任务。这一回合,把敌人阻止在大别山北部,我军展开达到长江边。这一回合的较量,我们先后解放县城23座,歼灭了敌正规军6000余人,反动地方武装800余人,并且建立十几个县的民主政权。这一回合是我们胜利了,敌人失败了。

第二个回合是敌人合击与追击,我们突围与歼灭追击的敌人。我主力在大别山北部掩护展开并打击敌人,敌人企图对这一地区来一个合围。9月27 日,我们已经查明,敌七师、四十师的2个半旅,由麻城向沙窝北进;四十八师、五十八师集结商城,八十五师及五十二师主力集结在潢川、罗山线。敌人以约7个师的兵力,对大别山北部我主力进行合击,估计以上之敌2天内可以行动完毕,寻我作战。这时鄂东、皖西敌人只有少数正规军防守。刘邓决定分东、西两路向南突围。突围不是单纯的、消极的突围,而是有目标、积极的突围。主力向南机动,以一、二纵主力及中原独立旅俟敌七师、四十师进至麻城、沙窝之间时,南出黄安、麻城地区;三纵应俟七师进至麻城、沙窝之间时,出皖西地区,寻机歼灭小股之敌,线路自行选定;六纵对七师、四十师不要正面作战,主要打敌辎重,尔后应相机歼灭麻城之敌。

当各纵队按部署行动时,东路突围的三纵队又接到刘邓首长指示:“趁敌西调,皖西空虚,迅急回师,放手歼敌”。三纵得到命令后,立即由商城、固始出发,冒雨兼程东返,寻机作战。结果带走了敌战斗力较强的桂系第七师、第四十八师,并在六安东南的张家店歼灭了敌人八十八师师部及所属的六十二旅全部,俘旅长汤家楫。

西路是刘邓首长亲自率领的一、二纵主力,中原独立旅和六纵一部,共7 个旅的兵力,乘虚出鄂东,寻机歼敌。此时大别山北部只留下一、二纵各1个旅,伪装主力积极迷惑敌人。这时鄂东及长江一带敌人很空虚,麻城、黄陂两地区只有四个半旅,汉口以北只有1个师,敌从黄陂到麻城的拦阻线很薄弱。在江南,敌兵力更加空虚,只在要点九江摆了1个青年军二0三师的二旅和新十七旅。我们西面突围部队,以中原独立旅和一纵一部为先锋,于10月1 日奔袭经扶(今新县),歼敌保安团,打开向南机动的道路,直奔黄安(今红安),沿途消灭土顽,冲向敌黄陂、麻城拦阻线,接着我一纵主力和二纵一部,于10月8 日歼灭了岐亭、柳子港敌五十六师新十七旅旅直和第一、二团,10月10日,一纵一部攻克李家集,歼敌五十二师1个营。这样,刘邓首长便挥师直指长江北岸。10月20日命令个纵沿长江北岸蕲春、广济、黄梅、宿松之线展开,以半个月的时间解决冬衣,尔后集结,寻机歼敌。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中原独立旅和一纵一部在蕲春东北之竹瓦店歼敌青年军二0三师第二旅从江南伸过来的2个营,一纵一部解放长江北岸重镇武穴,六纵进驻团风。皖西方面,三纵一部也解放了安庆西南的望江及华阳镇。

我军控制了长江北岸300里,威震大江南北,安庆敌人一夕数惊。蹬在庐山的蒋介石听到炮声,深恐我军渡江,便急令二0三师从九江伸至黄梅、蕲春警戒,又急令其四十师和五十二师的八十二旅,经宋埠、岐亭沿公路经总路咀、上巴河、浠水,向蕲春、广济方向盯梢而来,企图拊击我侧背,阻我渡江。敌四十师辖三十九旅(欠1个团)、一0六旅,连同八十二旅在蒋介石的急促驱策下,孤军冒进。刘邓首长认为,这是我歼灭该敌的大好时机,我们应趁机打一个较大的歼灭战,把敌人的气焰压下去。刘邓首长便下决心打了仗再解决棉衣问题。在敌由浠水向广济进犯时,刘司令员即一面组织指挥员侦察地形,准备战场,集结兵力,准备歼敌,一面侦察周围敌情动态和这股敌人进展的情况。

刘邓首长根据敌人的行动路线,决定把敌诱到地形险要的高山铺设下一个口袋阵,杀他一个“回马枪”,在运动中全歼这股敌人。为了准备战场,10月24日,刘邓首长对高山铺作战作了基本部署,指出:六纵尾敌,并以一部分兵力与对保持接触,迟滞 敌人,以便主力集结;一纵集结于广济;二纵集结黄梅西北地区;三纵陈(锡联)曾(绍山)即率4个团,限28 日到达张家培待命,对桂系留皖西部队积极钳制之。10月25日,刘邓首长发现周围敌人没有什么动静,仍是原来的敌人孤军冒进,于是又进一步作了战斗部署,指出杨(勇)苏(振华)应扼制敌人于高山铺西北地区,迫使敌人展开,并抓住时机割裂之,而置重点于敌侧背,杜(义德)韦(杰)应乘敌展开之际,从敌背后间隙中间插入割裂之,而置重点于敌左侧背,并速与杨苏联络,受其指挥,二纵限26日黄昏前到达桐梓河以西地区集结待命。26日晨,指示陈再道,该主力改向广济西南许家铺、新屋咀地区,其先头部队由杨苏指挥,参加歼灭八十二旅的战斗。

刘邓首长周密部署以后,派出一支小部队,化装地方游击队,诱骗敌人。敌以为有便宜可占,紧追不舍,我边打边走,终于把敌人引进了我预设在高山铺的口袋里,进行分割包围。27日,我军发起总攻。这一战役,我歼敌1个师部和2个半旅,共1.26万多人,击落敌机一架,胜利地结束了第二个回合的斗争。

第三个回合是敌人重点扫荡,我们内线坚持反扫荡和在外线再展开,在友邻的平汉破击战役的配合下,粉碎敌人的重点扫荡。1947年11月底,敌人以14个整编师共33个旅的优势兵力,在敌国防部长白崇禧的九江指挥所统一指挥下,开始对大别山进行重点进攻和扫荡。蒋介石这次围攻大别山,采取的方法是以一个强大纵队寻我主力,其余分散清剿,两者互相衔接,全力扫荡。

刘邓首长为了彻底粉碎敌人的扫荡计划,根据敌我双方情况,制订了作战方案:(1)我主力宽大机动,待敌疲困时,歼敌一路;(2)以一部主力(二纵)在外线分散活动,坚决打敌弱点;(3)军区、分区以一部适时转移到外线,大肆活动,特别是断敌补给线,留适当兵力在内线,以积极进攻的游击战术,疲困敌人,保护群众,实行空舍清野,反清剿,侦报敌情。这时陈粟、陈谢两军就实施平汉线郑州、信阳段的破击战役,调动进攻大别山的敌人回顾起要点和要线,以拖散敌人,协同大别山我军粉碎敌人重点扫荡。我大别山部队则以内线坚持反扫荡和外线再展开三个地区,来协同友邻的平汉战役,撕破敌人的阵势。即是适时从晋冀鲁豫南下的后续部队十纵和十二纵,分别向桐柏区、江汉区展开,以一纵由大别山内线转出,向北前进500里,北渡淮河,在淮西区(淮河以北,沙河以南)展开,同豫皖苏军区联成一片。刘邓指挥部也一分为二,由邓小平政委、李先念副司令员和我组成小型前方指挥部,指挥大别山内线开展游击战争;刘伯承司令员、张际春副政委率后方指挥部随一纵移至淮河以北,指挥各纵队。这样,敌人1个月围攻大别山处处扑空,其清剿部队到处受我袭击,立煌、太湖、英山、宿松、岳西等城,接连被我袭击攻占,守广济城的青年军被我军歼灭。我再展开部队卡住了淮河,进入了桐柏山、大洪山,越过汉水,直抵潜江、石首,在武汉、宜昌间向南鼓出一个“肚兜”,与武汉、南京间向南鼓出的“肚兜”东西呼应,威胁敌人长江防线和大巴防线。破击平汉路南段作战大胜利之后,我军继续向许昌、信阳间扩张战果,连续歼灭了敌第五兵团整编第三师,给敌二、十师以歼灭性打击。这一回合,又是敌败我胜了。

第四个回合是敌人反复扫荡,我们继续坚持繁殖游击战争,配合全军进行新式整军。白崇禧在对我合击扑空之后,往往朝令夕改,一日数变,且表现急躁,一触即跳。在刘邓首长指挥下,我野战军主力在地方武装密切配合下,采取敌进我进,适时分遣与集结,内外线相结合的灵活机动的战斗方式,粉碎敌人的合围与清剿。个部队还以小部队结合地方武装,伪装主力,以袭扰、疲困、迷惑敌人,争取我主力机动转移、修整与寻找战机。组织精干小分队,破坏敌军一切可以利用的公路、电线,焚毁敌兵站、仓库,阻绝其补给交通。这一回合斗争的结果怎样呢?我们歼灭了许多敌人,自己没有受到大的损失。游击战争进一步改进了,桐柏、江汉、淮西的游击战争展开了。我们对于全国军队的整军,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一回合的斗争,又是我们胜利了。刘伯承司令员说:“四个回合的胜利,不要单看自己,还要看到友邻的胜利。看到新式整军过后,东北的几个大胜利,特别是四平街的胜利,看到西北战场上的胜利。我们也要看到陈粟、陈赓解放洛阳的胜利,山东胶济西段的大胜利。”“要看到我们的利剑插入进了敌人的胸膛,我们以釜底抽薪的战略行动,调动了敌人回援其根本重地,这是一个关系到全局的战略胜利,而不要只看到自己被敌人咬掉一个指头,烧伤了一点子手皮。釜底抽薪不烧伤手,那才是笑话。”

四个回合的斗争,胜利地结束了中原逐鹿的头一个阶段。1948年2月24 日,野战军前方指挥部与中原局及后方指挥部,在安徽临泉的韦寨会合。2月25日,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命令三、六纵向淮河以北集结。2约28日,二纵根据命令,北渡淮河进入淮西地区补整。晋冀鲁豫区补充我野战军主力的新兵,由华东野战军十纵和我野十一纵带领,越陇海路南下到达豫皖苏军区。这些,都预示着中原新局面的到来。从1948年4月起便展开了三军会合,机动歼敌的局面。

我军在大别山取得了战略展开和钟铺、张家店、高山铺等歼灭战的胜利之后,敌人集中了33个旅对大别山作重点进攻,刘邓决心以二、三、六纵坚持大别山内线斗争,而以新来大别山的十纵、十二纵和原在大别山的一纵,在桐柏、江汉、淮西三区作战略再展开,蔓延游击战争,在陈唐、陈赓两兵团发动平汉战役的协同下,内线坚持与外线拉敌向配合,以打破敌人的围攻。这一决心下得很紧急,而且立即付诸实施,同时为了适应战斗环境,把刘邓指挥部一分为二。于是,敌人对大别山重点围攻的阵势被撕破了,我军在江淮河汉4500万人口的广大地区在战略战术上都展开了,迫使敌人防线从黄河退到长江退了1000里。在这个期间,大别山内线坚持和外线展开的部队和地方工作干部,斗争都是十分艰苦和英勇的,许多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在斗争中牺牲了,他们将永垂青史。在在这险恶的斗争环境中,锻炼出许多优秀的干部和战士,他们成了部队的坚强骨干。南征大军拖瘦了,但比之以往更加壮实了。

在这样的艰苦斗争环境中,树立良好的作风和风气,坚决而切实地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是在敌人战略要害地区立足生根取得胜利的根本大事。

在大别山,刘邓多次在讨论地方和部队工作的会议上,着重指出:“必须树立一种艰苦朴素,实事求是,给群众做好事的作风和风气。必须反对一种浮夸、浪费、奢侈、铺张,不给群众做好事的作风和风气。”并且指出:“如果能这样做,我们就为党委人民造福万代,否则就是对党对人民贻害无穷。”这种树一代人之新风的远大思想,一直指导我们前进。

刘邓首长说,如果我们部队没有良好的纪律,就和国民党军队一样,人民也要反对我们。邓小平政委多次向部队干部阐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含义。他说:“党的路线,党的政策,在全军中人人能够办到和必须办到的,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是毛主席在开始创立红军时就定下来的,把军队的三大任务集中了一下,能够适合每个军人都能够做到和必须做到,即把打仗集中成为一切行动听指挥,把群众工作集中成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把经济集中为一切缴获要归公。把我们的任务和政策具体化到八项注意中去,如对人要和气,是反对军阀主义,买卖公平是工商政策,不搜俘虏腰包是俘虏政策等等”。他强调指出,“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都做到了,一个革命军人才是够了格,只靠两个冲锋,是不够格的”。在大别山敌人集中33个旅队我作重点围剿的时候,邓小平政委和李先念副司令员每到一地都亲自检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邓小平指出,群众最痛恨的就是抛撒粮食,抛撒稻草,到处屙屎,还有住群众内房。后来,他去参加中央9月会议的时候,从西柏坡写信回中原说:“毛主席在几次会议及谈话中,提出全党当前任务为:‘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四句话,但强调指出,加强纪律性,即克服全党严重存在的无政府无纪律状态,为保障前两任务及革命胜利之中心环节。”

1947年的南征及南征后一年的艰苦斗争,转瞬过去了多年,这场斗争,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有益的东西,尤其是艰苦朴素,实事求是,为人民做好事的作风和风气,遇事在关键时刻正确迅速下决心付诸实施的作风和气概,“釜底抽薪,不怕烧手”的献身精神,严格的组织性和纪律性。

 

 

根据李达《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的关键时刻》(选自《刘邓大军征战记》第4卷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1984年7月第一版)和《大别山四个回合的斗争》(选自《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与三军经略中原》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原载《刘伯承用兵录》)改编。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太湖县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安徽省太湖县普贤路6号      电话:0556-4162258       传真:0556-4185622       电子信箱:taihuzhengxie-2258@163.com
网站备案:皖ICP备14006905号-1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23号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