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不尽的思念
   发布时间:2012-02-10    阅读量:3396

      陈邦织先生离我们而去了,她和朴老一样,没有半点遗憾,留下许多财富,永远地走了……

      我今生有幸,因工作原因,有缘接触陈邦织先生,数十次聆听她老人家教诲。回想起来,往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2000年,我在寺前镇工作,任副镇长,分管农林水,9月上旬的一天,我下乡到村去处理林业工作上的一个事,突然接到办公室打来电话,叫我回去有急事。我匆忙回到办公室,镇长交待我说:老黄,有个急事,刚接到县政府电话通知,要立即编织一个农业多经项目书,明天上午送到县政府。后来才知道,是敬爱的陈邦织先生准备将中日韩及海内外高僧大德捐给她的款项用于朴老家乡植树绿化扶贫,委托中佛协组织实施,让县里拿出方案,马上将项目上报给她。在朴老逝世一周年之际,在老人家亲自关心和安排下,中日韩高僧大德捐赠54万元人民币,在寺前镇库区马龙、桃花等村连片开发板栗、枇杷2000亩。如今,这里早已是绿树成荫,硕果累累,老百姓得到了真正的实惠。

      应家乡人民要求,2002年开始,县委、县政府在朴老老家寺前镇建设赵朴初文化公园。公园建设得到陈邦织先生的支持和关爱。2004年10月5日赵朴老灵骨回故乡万年冲安葬,83岁高龄的邦织先生,手捧赵朴老灵骨沿着93级台阶拾级而上,神情庄重,缓缓走向墓地,站在老人家身后,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树高万丈,落叶归根,邦织先生把朴老送回了家,让朴老与家乡山水相伴,与家乡人民永远在一起。这是太湖山水的荣耀,也是太湖人民的福祉啊!

      2004年10月8日晚,在龙山宫宾馆,寺前镇班子成员和公园管理处负责人去拜见陈邦织先生,当介绍到我时,县领导说这是公园管理处主任,她老人家握着我的手说:“这以后朴老就要你们照顾了。”我说:“按照家乡风俗要守灵四十九天,寺前镇和公园每天两人人值夜,为老先生守灵,我们已经在这样做了,都是自愿的。”她说:“谢谢你们,我很放心。”我知道,这是对我的嘱托,从此,我担起了一份责任。

      在朴老逝世后的这些年里,因工作关系,我每年都去北京南小栓拜望她老人家,向她汇报有关情况。

      虽然她那么高龄,仍然一直关注着太湖的建设和家乡的大事,每一份呈送的报告,她都亲自审阅,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象朴初中学更名、寺前中学教学楼建设、朴初小学迁址新建、罗溪福和希望小学建设、西风禅寺、县图书馆等等。赵朴初纪念馆的建设,图纸、规模、风格,她都很关心,经常询问指导。凡是出版的有关赵朴初方面的书籍都要赠送一些给公园和赵朴初研究会留存。她对我们都说做朴老的事,关键是要弘扬朴老的精神。

      只要去过南小栓的人,都有两点印象最深刻。一是家中摆设仍然是朴老生前那样,甚至连朴老工作的办公桌上的丸药和听筒、笔墨砚,原来是怎样就是怎样,后来我才明白,邦织先生牵手朴老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这半个多世纪,她以极大的关爱和耐心,消解了朴老许多疲惫和忧愁,又几乎每一天都为朴老装满精力和欢喜,可谓风雨同舟半世纪,真情相伴到白头。就是因为她对朴老情深意笃,直到她去世,家中所有的陈设都舍不得动。

      二是虽身居京华,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遗孀,自己也曾是高干,邦织先生一生生活都是那样的简单、节俭,近于清贫,甚至连一般平常百姓生活都不如。2005年10月22日,我陪县领导去南小栓拜望陈邦织先生,领导和她谈正事,我就到院子里转转,正赶上烧中饭,我溜达到厨房,一看,有一个镔铁窝里面熬了小米粥,一个蒸笼里面有几个馒头和窝窝头,锅边只有三个菜,一个肥肉皮烧萝卜、一个小白菜、一个咸菜。看到这一切,我真是感慨万端,我们都已经很多年不过这样的日子了。

      朴老生前穿的内衣补了又补,简直成了百纳衣,家中用过的塑料盆、桶,补了又补,那个老式铁壳水瓶至今还在用,家中用的还是旧布沙发和80年代的老式的空调,不是亲身所见,又怎能相信呢?

      邦织先生辞世的前些日子,委托亲属向国家捐出了许多朴老的墨宝和有价值的东西。朴老生前得的和平奖,尚剩200多万元,也交给有关部门成立基金会用,她自己尚剩2个月工资1.2万多元,全部交了党费。

      我最后一次与她老人家见面是今年3月26日上午,县领导到北京去看望她,我也随行。在北京市第二人民医院,经中央统战部和邦织先生亲属同意,我们一行几人拿着鲜花和太湖天华谷尖茶到病房时,听医生说,她老人家前几天高烧,这几天稍有好转,神志还算清楚,但脸色浮肿、苍白,不能多说话。我看了心里难过极了。看到家乡来人,她微笑点头,并且认出了我,向我招手,我连忙到病床边,握着她的手,她说:“你们来北京看我,还要花钱……”我说没有花钱,是家乡的土特产新茶带给你尝尝。她点点头说:“天华谷尖,是老先生题的字。”我也没多说,因医生打招呼,要少说话,我们也没有久留,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医院。

      不几天,清明节,我们单位职工都要去树葬地祭拜朴老,在墓地,鞠躬行礼后,我忽然十分惦念邦织先生的病,她老人家是4月4日满93周岁,于是就拨通了南小栓的电话,是欧师傅接的,我把在树葬地祭拜朴老的情况告诉欧师傅,祝老人生日快乐,早日康复,请他代为转告,欧师傅说,老奶奶病情加重了,但神志还很清楚,我一定转告。

      只过了两天,我却得到了老人逝世的噩耗。是鲍阿姨打的电话,说老人家走得很安祥……

      4月13日,我随县领导一起到八宝山向陈邦织先生作最后告别。在朴老家里灵堂和八宝山告别大厅,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社会各界人士、佛教高僧大德、海内外四众弟子都送了花圈、花篮,很多人前来送别。伫立在告别大厅,我不断默诵着朴老的遗偈,我想,邦织先生也是“生固欣然,死亦无憾”了。

      陈邦织先生离我们远去了,每每思及她老人家,我内心总是抑制不住伤感,一直想写点什么,但拙于文字,总难达意。斯人已逝,追思不尽,我只能做好自己的工作,迎候老人家归来,相伴朴老,永远和家乡人民在一起。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太湖县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安徽省太湖县普贤路6号      电话:0556-4162258       传真:0556-4185622       电子信箱:taihuzhengxie-2258@163.com
网站备案:皖icp备11023147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