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唐宣宗与太湖四面寺
   发布时间:2012-02-10    阅读量:2721

       四面寺位于太湖县城北,站在新县城,可以一睹四面山的风采。四面庵就建在四面山中部。据清乾隆26年《太湖县志》记载,“四面寺,唐大历年间(766-779)法智禅师建”。法智禅师是唐代一位高僧,据《景德传灯录》卷十三记载,法智禅师是慧能别出三世  传法体系为慧能-乌牙山圆震禅师法嗣-法智,吴头陀为同门师兄。景德传灯录收录了的是我国从南北朝至五代的1701位禅师。法智是唐代有深远影响力的一位高僧。否则,就进不了灯录。就是这座由高僧所建的寺院,在建寺后不久就静悄悄地发生了一件轰动的大事。

       据乾隆26年〈太湖 县志〉记载,“四面山,县东北十五里(以太湖老城计算),形方而锐,四面如一,自麓至巅有石磴、石桥、古危刹、浮图诸迹,崖谷幽深,竹林丛茂,士人多读书其中,唐宣宗尝游于此”。

      唐宣宗李忱是唐宪宗的十三子,穆宗的弟弟,敬、文、武宗的叔叔,始封光王。为避皇室争斗,李忱在宦官的帮助下,遁出长安,削发南游。据专家考证,李忱南游的路线是江淮和江南地区。太湖县志记载中肯定了唐宣宗在南游过程中到过这个寺院。

      宋代著名地理学家王象之曾到太湖四面山实地考察过,在他的〈舆地纪胜〉卷46中,有三处提到了四面山,其中在〈碑记〉中,清楚地写着“四面山大中寺唐碑,在太湖县北十五里,寺有古碑,题大中十三年建,咸通五年重修。又,大观知太湖孙勰记云:大中者,宣宗也,其微时,尝避祸削发为比丘,周游天下,筑庵隐于是。”文是“大中十三年建”,是指这年扩建。在这份记载中,也肯定了宣宗到过此地,而且明确地指出是“尝避祸削发为比丘,周游天下,筑庵隐于是”。在这份记载中,向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信息,此时的四面寺已改名为大中寺,“大中”是宣宗的年号,表明了四面山大中寺与宣宗有着不解的情缘。

      沧海桑田,现在的古寺已是一片废墟,仅有一根大理石方柱在印证当时的辉煌,大理石方柱为皇家所物,似乎也在表明大中寺与皇家有着关系。

      四面山下有一条官道,是中原进入江西、广东、福建的通道。安全是宣宗考虑的首要问题,为什么宣宗会到此呢,这是宣宗到太湖留给后人许多难解之谜?其实,这在佛教经典中就可以找到答案。

    〈景德传灯录〉是宋代法眼禅师道原撰写的。由翰林学士左司谏知制诰杨亿(947-1020)、兵部员外郎知制诰李维、太常丞王曙(998-1003)同加刊削裁定,大中祥符四年(1011)诏编入大藏经。

       大藏经也称一切经,是总汇佛教典籍的丛书,原来是手抄本传世,在北宋开宝四年(971)开始用木板雕刻,太平兴国八年(983)完成,称《开宝藏》。宋真宗于大中祥符四年(1011),下诏将《景德传灯录》编入大藏经,此后历代多次刻印大藏经。如宋代的私刻《崇宁藏》、《毗卢藏》、《碛砂藏》,元代的私版《普宁蒇》,明代官版《洪武南藏》、《永乐北藏》、私版《嘉兴藏》,清代官版《龙藏》等,都收录了《景德传灯录》,日本《大正藏》、《弘教藏》也收录了《景德传灯录》。

     《 景德德传灯录》是道原采集诸方语录,按照禅宗宗派派系,编录传法语句,从过去七佛、西土28祖、东土6祖、曹溪慧能下一世南岳和青原、青原下十一世,共52世,收入禅师祖师共1701人。由于时代久远,据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杨曾文先生研究,出于禅宗各派的观点,不同的版本,内容有少量改动。在太湖县海会寺珍藏的从日本引进过来的《大正藏》,是文革后由国家出版的,由中国佛教协会送海会寺珍藏的。西风禅寺及真乘寺则珍藏的是《龙藏》,是清代的官版。

      西风禅寺珍藏的大藏经收入的《景德传灯录》卷十记载:“杭州盐官齐安禅师法嗣八人”,其中有“四面山昙靖禅师”和“唐宣宗皇帝”。海会寺珍藏的大藏经收入的《景德传灯录》卷十记载:“杭州盐官齐安禅师法嗣八人”,其中有“白云昙靖禅师”和“唐宣宗皇帝”。两个不同的版本,表明宣宗是杭州盐官齐安禅师法嗣,只是同门师兄昙靖有法号有“四面山”和“白云”两个不的称号。

      据《中国禅宗通史》认为“在黄龙祖心前,禅宗名前多加居住的地名作为道号,是唐代以来的惯例”,临济宗黄龙派北宋僧人祖心(1025-1100)首创以所住庵堂为道号,为宋代后各派禅僧所仿效。昙靖是唐代高僧,两个不同的道号所表达的信息是,昙靖在太湖住持过四面山四面庵和白云山海会寺。虽然《景德传灯录》中没有点明四面山和白云山的具体方位,但我们肯定地得出结论,这两个地方就是太湖县四面山和白云山,表明昙靖分别住持过四面山四面庵和白云山海会寺。

      杭州盐官齐安禅师(?-842)在《宋高僧传》卷第十一中有传记。据《宋高僧传》卷第十一介绍,“释齐安。俗姓李。实唐帝系之英。先人播越。故生于海门郡焉。”齐安俗姓李,是唐帝室之后,祖人治理越(今浙江),所以生于海门。同时记载:“又安悬知宣宗皇帝隐曜缁行将来法会。预诫知事曰。当有异人至此。禁杂言止横事。恐累佛法。明日行脚僧数人参礼。安默识帝。遂令维那高位安置。礼殊他等。安每接谈话益知贵气。乃曰。贫道谬为海众围绕患斋不供。就上座边求一供疏。帝为操翰摅辞。安览惊悚。知供养。僧赍去。所护丰厚殆与常度不同。乃语帝曰。时至矣无滞泥蟠。嘱以佛法后事而去。帝本宪宗第四子穆宗异母弟也。武宗恒惮忌之。沈之于宫厕。宦者仇公武。潜施拯护。俾髡发为僧纵之而逸。周游天下险阻备尝。因缘出授江陵少尹。实恶其在朝耳。武宗崩。左神策军中尉杨公讽宰臣百官。迎而立之闻安已终怆悼久之敕谥大师曰悟空。乃以御诗追悼。后右貂卢简求为建塔焉。”这清楚地表明,宣宗避难来到了杭州,拜齐安为师。齐安是会昌二年(842)圆寂的。宣宗登上大位后,已知齐安已圆寂,于是敕谥大师为悟空,并以御诗追悼。

      四面山昙靖禅师的生卒年代在《景德传灯录》中没有注明,但《景德传灯录》,齐安生于年代不详,卒于842年。与唐宣宗为同门法兄。他的另一同门师兄杭州径山鉴宗禅师于咸通七年(880)丙戌闰三月五日示灭。四面山昙靖禅师应与他是同时代的。宣宗登基为公元847年。

      通过这些资料,我们可以考证得到结论。宣宗肯定来过太湖四面庵,可能是和同门法法兄四面山昙靖禅师一起来的。或者在南游的过程中,来寻找师兄,并在此有短暂的小住。有同门法法兄四面山昙靖禅师的照顾,宣宗的生活和安全可以得到保障。

      宣宗登上大位后,没有忘记齐安与太湖县四面奄和法兄四面山昙靖禅师。据《佛祖统记卷第四十二》记载:大中“四年。敕杭州盐官齐安禅师院。赐名齐丰寺。”大中是宣宗的年号,宋代著名地理学家王象之所记的四面山四面庵已改名为大中寺,虽然史料中没有记载,但我们可以推证是宣宗批准的。或者是其师兄昙靖奏请,宣宗批准的。   唐武宗灭佛运动是历史上严重的一次,唐武宗灭佛,始于会昌初年,而至会昌末年达到高潮。早在会昌二年(842),武宗已令僧尼中的犯罪者和违戒者还俗,并没收其全部财产,“充入两税徭役”(《武宗本纪》,《旧唐书》卷十八)。会昌三年(843)四月,朝廷“命杀天下摩尼师,剃发令著袈裟作沙门形而杀之”(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三)。会昌五年三月,敕令不许天下寺院建置庄园,又令勘检所有寺院及其所属僧尼、奴婢、财产之数,为彻底灭佛作好准备。同年四月,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全面毁佛运动。僧尼不论有牒或无牒,皆令还俗;一切寺庙全部摧毁,所有废寺的铜像、钟磬悉交盐铁使销熔铸钱,铁交本州铸为农具。八月,下诏宣布灭佛结果:“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武宗本纪》,《旧唐书》卷十八),使佛教遭受沉重的打击。据日僧圆仁目击记述,黄河一带的寺院,到处是“僧房破落,佛像露坐”,“寺舍破落,圣迹陵迟,无人修治”(《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四)的景象。江南地区,也是“刹宇颓废,积有年所”(《修龙宫寺碑》,《金石萃编》卷一○八)的状况。原依附于官府的佛教教、律和禅宗神秀北宗从此一蹶不振。唯以农禅一体的南宗毁遭冲击。禅宗成为中国最大的佛教宗派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宣宗避难中,与佛教结下不解之缘,登上大位后,立即着手恢复佛教。据《唐书》记载,凡“会昌”所废寺宇全部修复. 之后,他又下诏,京畿及郡、县,“士庶要建寺宇,村邑勿禁;兼许度僧尼,住持营造”。可见其复兴佛教之心之殷切。自他即位以来,“修复废寺,天下斧斤之声,不绝于耳”。《佛祖统记》记载:“大中十二年,敕天下诸寺修治诸祖师塔。”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四面庵迎来历史上难得的一次扩建机会。

       也许是出于对佛教的尊重,也许是对四面山和其师兄昙靖的思念。宣宗批准朝庭运来12根大理石方柱做为大殿的力柱。四面寺也在宣宗的支持下,建起了七层雄伟庄严的法智禅师之塔。据<续传灯录》记载,北宋后期“龙门寺佛眼禅师曾隐居四面山大中寺,属天下一新的崇陵万寿寺”。可见当初扩建的大中寺是如此的辉煌。

      龙藏中关于昙靖的记载为“白云昙清”,可能是在元代以后,我国禅宗主要是临济杨岐派,而这个派是在海会寺发展壮大起来的,关于昙靖道号的改动是可以理解的,但也透露给我们一个有价值的信息,昙靖晚年可能住持过海会寺,海会寺有可能在宣宗的支持下,得到了扩建,使之在宋代成为我国一座极具影响力的寺院。但这是我的一种观点,值得史学家们去研究。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太湖县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安徽省太湖县普贤路6号      电话:0556-4162258       传真:0556-4185622       电子信箱:taihuzhengxie-2258@163.com
网站备案:皖icp备11023147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