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临济宗黄龙派灵源惟清禅师与太湖县的佛缘
   发布时间:2012-03-06    阅读量:1451

      惟清(?-1117),字觉天,自号灵源叟,故史称灵源惟清。因长期住持今潜山县太平寺,亦称太平惟清。

      惟清,“南州武宁(今江西)人”,(《嘉泰普灯录》卷六)俗姓陈。幼年时上学,就能“日诵千言,风神莹彻。”(《嘉泰普灯录》卷六)吾伊异比丘见到惟清,知他有大根器,对他的父母说:“此儿苦海法船也。”(《嘉泰普灯录》卷六),于是父母同意他出家。初“依戒律师” (《嘉泰普灯录》卷六),学习经律,在当地具有极高的声望,“年十七,为大僧。”(《嘉泰普灯录》卷六)后进入禅门,先参谒延恩安禅师,在延恩安禅师的指引下,拜临济宗黄龙派黄龙祖心(1025-1100)为师,在黄龙祖心禅师处得到印可。

       张商英在宋哲宗六年时,曾出任江西漕运使,当他得知惟清“高其为人”,(《禅林僧宝传》卷三十)于是带着厚礼,多次当面礼请他入住洪州(今南昌)观音寺,惟清“屡致之不可”。(《禅林宝训》)后应淮南转运使朱京之礼请,惟清离开江西黄龙山,来到今潜山县,住持太平寺。惟清入住太平寺期间,法席极盛,“四方衲子争趋之。”(《禅林僧宝传》卷三十),在黄龙祖心去世后不久,应江西转运使王桓礼请,他重回到了江西,住持临济宗黄龙派祖庭黄龙山黄龙寺。为摆脱寺务,不久称病退居黄龙寺昭默堂,但他仍接众传法。

       惟清做为禅门高僧,得到了许多士大夫的敬仰。特别是被称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甚至把惟清当成自己的林下之友,多次来太平寺看望惟清。在《题录清和尚书后与王周彦》中赞惟清“具正法眼,儒术兼茂。”(《黄庭坚全集》)他在给自己和外甥徐俯的信中,甚至还劝他经常参谒惟清。他在信中说:“太平清老,老夫之师友也,平生所见士大夫,人品未有出此公之右者。方吾甥宴居,不婴于王事,可数至太平研极此事,精于一而万事毕矣。”(《黄庭坚全集》)

        做为宋代士大夫敬仰的高僧,灵源惟清住持潜山县太平寺期间,与曾住持太平寺、后相继住持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和湖北省黄梅县五祖寺的五祖法演交情极深,惟清多次来到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与五祖法演探讨禅理。五祖法演迁湖北省黄梅县五祖寺后,他们之间多与书信往来。在长期的交往中,惟清非常敬佩五祖法演。他曾说:“东山师兄(五祖法演此时已离开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住持湖北省黄梅县五祖寺,五祖法演为临济宗杨岐派三代传人,灵源惟清为临济宗黄龙派三代传人,均为石霜楚圆的法孙,所以惟清称法演为师兄)天资特异,语默中度。寻常出示语句,其理自胜。诸方欲效之,不诡俗则淫陋,终莫能及。求于古人中,亦不可得。然犹谦光导物,不啻饥渴,尝曰:我无法,宁克勤诸子,真法门中罪人矣。”(《禅林宝训》)惟清评价法演资质挺特卓异,一语一默都合法度。平常出示法语,义理超胜。假若我们大家一古脑来仿效,不是诡谲鄙俗之言,便为****狭隘之语,都是无法望其项背。不是同时代的人与他无法比;就是上古的先哲中,很多人也无法和他相比。即使这样,他还是谦下和光地接引大众,如饥似渴一般。五祖法演尝说:我没有佛法给人,怎能奖掖勉励他们,真是法门中的罪人啊。

        法演的弟子们十分尊敬惟清。惟清也把五祖法演的弟子当成自己的弟子,给予了许多教育和关爱。

        五祖法演的弟子慧勤学成后,应惟清的要求,五祖法演将他送到太平寺,惟清“命为第一座”,(《嘉泰普灯录》卷十一)让他担任首座和尚,代他上堂说法。在太平寺,惟清经常用法演的言行来教育慧勤。他曾对慧勤说:“凡接东山师兄书,未尝言世谛事,惟丁宁忘躯宏道,诱掖后来而已。近得书云:‘诸庄(宋代,寺院都有田地庄园。诸庄,指五祖寺所属的田地)旱损,我总不忧,只忧禅家无眼。今夏百余人,室中举个狗子无佛性话,无一人会得,此可为忧。’至哉斯言,与忧院门不办,怕官人嫌责,虑声位不扬,恐徒属不盛者,实霄壤矣。每念此称实之言,岂复得闻?吾侄(指慧勤)为嫡嗣,能力振家风,当慰宗属之望,是所切祷。”(《禅林宝训》)

        惟清开示慧勤,`我每次接到法演师兄的书信,他都不谈及世俗之事,只是再三叮咛我要忘躯弘法,接引学人,扶掖后昆。最近我又接到法演师兄的来信,他在信中说,今年遇到了旱灾,五祖寺所属的田地减产,但我并不以为忧,只是担心修行者没有道眼。今年夏天五祖寺有一百多人安居,我举赵州和尚狗子无佛性的公案,竟然没有一个人会得,这确实值得忧虑。这真是至理妙言啊。他与那些担忧寺务不办、害怕官府追究责任;担心自己声名势位不显赫、害怕寺众不多的人,真是天地悬隔。我常常想,这样的精辟的言论现在还能听闻到吗?你是法演师兄的弟子,更应奋力振起,使佛祖教化重行于天下,以慰诸祖付嘱。这谆谆教诲,对慧勤影响极广、极深。

        惟清重回江西黄龙山前,舒州州官司张叔夜征求惟清的意见,请惟清推荐太平寺住持,惟清虽然自己有多个弟子,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推荐了慧勤来住持这座舒州府所在地的名刹。慧勤没有忘记惟清的教诲,在住持太平寺八年时间内,“法道大播”(《嘉泰普灯录》卷十一)引起了宋王朝的注意,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奉诏住持京城开封智海禅院,将临济宗杨岐派传到了京城。慧勤是临济宗杨岐派进京传法的第一位禅师,有力地推进了临济宗杨岐派的发展。

        惟清也非常喜爱法演的弟子克勤,对克勤喜欢强辨的性格十分了解。一天,克勤从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来到潜山县太平寺,惟清对他说:“衲子虽有见道之资,若不深蓄厚养,发用必峻暴,非特无补教门,将恐有招祸辱。”(《禅林宝训》)

        惟清意味深长地教育克勤,禅人虽有见道的资质,假若不肯韬光晦形,陆沉涵养,发用出来,一举一动必带有峻险暴虐之气。这样一来,不但对禅门无补,反而还要自招祸害谤辱。

        惟清对法演的另一个大弟子清远更是喜爱倍加。当初清远出川,参谒禅林高僧时,曾来到潜山县太平寺,在交谈中惟清认为清远悟性极高,将来必成为振兴禅林的宗师。但他并没有将清远留在自己的门下,而是对他说:“演公(五祖法演)天下第一等宗师,何故舍而事远游。”(《续传灯录》卷二十五)于是清远沿着驿道,从潜山来到了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在法演的培养下,成为一代宗师。

        清远住持太湖县龙门山龙门寺时,惟清也多次来龙门寺看望清远,并在龙门寺说法。有一次,他来到太湖县龙门山龙门寺,当他看到清远临莅大众周详细密,事事做到恰到好处,甚为高兴,于是问他有什么诀窍。清远对他说:“用事宁失于宽,勿失于急。宁失于略,勿失于详。急则不可救,详则不可容,当持之于中道,待之以含缓,庶几为临众行事之法也。”(《禅林宝训》)清远告诉惟清,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诀窍,只是所要做的事宁可失之于宽缓,切不可失之于急迫;宁可失之于简略,切不可失之于周密。因为有些事情往往会因仓促而导致于失败,事后又无法及时补救。有些事情会因事前考虑得很周到,事中又临时发生变化而导致失败,后人们又无法理解。因此,我往往会守中道,兼之以和缓,这也是我临众行事的一个基本原则。

        惟清也与太湖县龙门山龙门寺清远禅师的弟子们结下了深深的感情。清远的弟子雪堂道行曾说:“予在龙门,灵源住太平,在司以非意扰之。灵源与先师(指清远)书曰:直可以行道,殆不可为。枉可以住持,诚非我志。不如放意于千岩万壑之间,日饱刍粟,以遂余生,复可倦倦乎?”(《禅林宝训》)太平寺是舒州府所在地寺大寺,寺务繁多。灵源给清远的信中表示,直心行道是行道的根本,然而却常行不通。违背良心做事我又不愿意,倒不如放意于山水田园之间,渴饮山泉,饥食野果,以乐残年,何必忧忧地去做自己不愿去做的事呢。可见,受到了法演的影响。也反映了灵源惟清的性格。当他重回黄龙山黄龙寺临济宗黄龙派祖庭黄龙寺时,因寺务繁多,称病退居黄龙寺昭默堂这也就不奇怪了。

         惟清深深地热爱太湖县这块二祖慧可曾经传法的土地,据《嘉泰普灯录》卷十记载,惟清亲自将自己的弟子慧古禅师和佛心才禅师送到太湖县,相继住持县治的真乘寺。惟清临终前嘱托弟子:“诫藏骨于海会(太湖县海会寺)。示生死不与众隔也。门弟子不敢违其诫。克奉至云(云:指太湖县白云山)。”(《嘉泰普灯录》卷六)他永远和太湖这块土地相依在一起。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太湖县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安徽省太湖县熙湖路2号      电话:0556-4162258       传真:0556-4185622       电子信箱:taihuzhengxie-2258@163.com
网站备案:皖icp备11023147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23号